祭司       
       祭司原是猶太人傳統中最受人尊崇的神聖職位,但在聖京耶路撒冷被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的元帥尼布撒拉旦徹底搶奪焚毀之後,這群亞倫的後裔和利未的子孫,頓時即失去一切蒙選召的價值和工作的目標,混雜在被擄的人中住在迦巴魯河邊部分更向全世界遷移甚至不知去向。直到波斯君主統治時期,也就是古列王興起允許以色列人重建聖殿之時(主前五三六至三三三年),大祭司的地位及威勢穩定地升高起來。由於先知職事的凋零,耶和華的話語稀少;加上國際局勢的複雜,耶路撒冷的事奉已非從前之單純,除了帶領猶太族人敬拜事奉神之外;因為沒有自己的國家和軍事力量,就還必須在紛擾的國際局勢下求生存。這些大祭司和祭司群,既然國內除了神自己之外,沒有一位比他更高的君王,他就可以安然地穩操世襲得來的最高最神聖職位的大權,漸漸開始揮動他那獨一無二的影響力來行事。神聖和政治的權力越來越集中在他一個人的手中,直至后來,波斯政府以為,與其分派民政官員去統治他們,不如讓猶太人的大祭司獨自擔任一切民事政務,替波斯政府徵收稅項更來得方便。不久,當亞歷山大帝國把希臘的語言文化散播在差不多整個衣冠文物世界的時候,在猶太人中就產生了猶太教和希臘思想之間的鬥爭。這時,祭司這一邊為了鞏固自身的利益,就率先屈服,接受希臘的文明被徹底同化了。
       
同時,大祭司的職位逐漸變成那些存有野心的聖職人員貪求的工作;他們貪求這個職位的動機,是為要得它的政治權利多過為得它的屬靈工作。這事稍后演變得更趨惡化了,大祭司的職位竟變成無恥、罪惡、下賤的工作,使整個國家的歷史過程蒙受極不體面的損害。
        而就在這情況的演變下,刺激起大力鼓吹要嚴守神賜給他們的律法,和復興猶太教最初的理想的一個復興運動,而這運動的主角就是文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