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士  

    文士他們的希伯來名稱是sopherim,是由一個希伯來動詞saphar發展出來的,這個動詞的意思是抄寫、排列、數算。在新約的希臘文聖經裡,他們通常被稱為grammateis,一貫譯作「文士」,但有時也稱為「律法師」正如路加福音七章三十節所載的。

    文士的興起基于五個原素︰(1)在被擄之時,猶太人悔改,除掉他們拜偶像的惡習,轉而為自己的宗教信仰與聖經大發熱心;(2)那些被擄的人,因為與自己的祖國、京都和聖殿相隔甚遠,所以深深的感到需要特別教師來教導他們;(3)由說希伯來話轉變為說亞蘭話的習慣,使他們不能不需要一種特別的專家來研究和講解聖經的教訓;(4)被擄至巴比倫之時和歸回之后的時期,各處紛紛設立猶太人的會堂;(5)自瑪拉基先知之后,先知預言之聲就停止了,人們轉而對神寫成文字的啟示,就是聖經,產生強烈的興趣。

在被擄至巴比倫之前一百年的希西家王所培育了第一批文士,大量抄寫聖經交付全國各地猶太人閱讀遵行,特別是在被擄至巴比倫之后,一種全新的文士派系就在這時期發展出來了。他們不是單單做抄寫員、記錄員、文書等工作,而是一個全新的行業,進而發展成為全國性的,律法和舊約其他經文的監護人、解經家、博士,他們這一個階層的勢力與日俱增。他們不再是從前那種文士,而是國家內特別分出來成為一個階級的文士了。
   
而這個新的文士階層在偉大而又可敬的以斯拉嶄露頭角的,以斯拉是在主前四五八年,即是從巴比倫歸回的猶太餘民,重新落籍在猶大省之后約八十多年的時候,才跟著歸回。隨著他歸回的只有二千幾百人。聖經以斯拉記記載說:

    7:6 這以斯拉從巴比倫上來,他是敏捷的文士,通達耶和華─以色列 神所賜摩西的律法書。王允准他一切所求的,是因耶和華─他 神的手幫助他。

    7:11 祭司以斯拉是通達耶和華誡命和賜以色列之律例的文士。亞達薛西王賜給他們諭旨,上面寫說:「諸王之王亞達薛西,達於祭司以斯拉通達天上 神律法大德的文士,云云。

    7:21 「我─亞達薛西王又降旨與河西的一切庫官,說:『通達天上 神律法的文士祭司以斯拉,無論向你們要甚麼,你們要速速地備辦。

   可見由於以斯拉的緣故,文士的職任到達了一個新的地位。在尼希米記八章一至八節那裡,我們看到以斯拉登上講台,誦讀,講解和執行律法,而且在利未人的協助下,「使百姓明白所念的律法」(那時希伯來話已經不再是他們常用的話語)

或許我們會感到奇怪,為什麼一開始的時候,解釋聖經和管理有關聖經的事這份工作,不歸與以色列人的祭司職務?但事實上,這並不如想像的那么奇怪,祭司的工作完全屬于禮儀上的職務,並負聖殿裡敬拜的職責。當然,一個人可以做祭司,而同時又可以供獻出他的空餘時間來研究律法和其他經文,一身兼兩職,做祭司又做文士,正如那偉大的以斯拉本身就是這樣(拉七111)。我們相信許多祭司也是這樣,雖然這樣,他們兩者的職務是分開的,早期的文士大多數是普通人,他們經過專心的研究之后,對聖經和口傳律法已經熟練到了一個眾所認許的標準;后來,耶路撒冷有些拉比也在學校裡開辦研究聖經的課程。
   
此時,猶太人中就有了兩個領導階層,祭司在他們的職務位置上攀登,而文士卻在律法的威權下建立影響力。猶太社會各階層中,高層的祭司最不接受神治精神的影響,反而最容易受到外國勢力的影響,而且最容易被引誘放棄宗教上的基本原則……至於文士,卻剛剛相反,在保持律法完整,是頂熱心的,甚至勝過祭司,並且還保持猶太教的特徵不變。他們可說是抵御異教的主要力量,使國家平安渡過希臘統治的時期,不至遭受異教思想的滲透損害。雖然其中有許多大祭司背道變節,但國民仍沒有搖動信仰。

    後來文士在聖經本身的研究,淪落成為只在字句細節上留心考究,甚至是一個發音、一個字母。在聖經的字句上沉醉,毀滅了聖經原有的神聖可敬的價值,真實的屬靈教訓完全消滅了。難怪那些百姓被主耶穌帶有權柄的教訓所吸引,因為與文士的教訓比對之下就顯出了它的面目了(太七2829);也難怪主耶穌指摘他們那種假意的敬拜為「人的吩咐」(可七78)其實,就是這些文士,他們為了保存自己控制百姓的力量,決意反對我們的主和他的教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