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補述

  法利賽人是一個猶太教中精英所組成的宗教團體,由於他們有信仰追求的終極目標,因此格外的自以為義。而文士卻是在猶太人律法專業研究的學術團隊。文士的職事外表看來十分神聖,但兼有法利賽黨派主義的精粹為其特徵,骨子裡卻極其腐敗,所以耶穌嚴嚴的斥責他們(太廿三1328)
    當然一個人可以同時做一個文士又做一個法利賽人;事實上所有的文士可能在外觀和行為上也是法利賽人,因此,聖經常是一並提及他們的。但是也有可能文士並非法利賽人一派的,聖經也有許多地方分開個別的提及他們(太七29,十七10;可九111416)。一個人甚至可以一身兼三職做一個祭司,同時又做一個法利賽人和文士,但三者在個人的生活上佔有完全不同的範疇︰作一個祭司是每日在聖殿中供職,作一個法利賽人是為猶太教信仰生活,而作一個文士是為猶太法律的學術研究。
   
    在讀四福音時的時候,這些常常出現的人物會讓我們有無法分辨其中的差別,希望這些資料可以提供一些小小的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