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士和法利賽人的義
5:20 我告訴你們,你們的義若不勝於文士和法利賽人的義,斷不能進天國。」
           「法利賽人」的原意是「分別出來的一群人」。起源於主前近二百年的馬加比時代。當時統治猶太人的西流古王朝極力推行「希臘化」,包括希臘的文化、宗教和皇帝崇拜在內。在這種逼迫下,產生了一種虔誠的「哈西典人」,哈西典的意思即敬虔者。當西流古王朝統治者安提阿要用恐怖暴力,根除猶太信仰的時候,他們就聯合起來成為祕密組織,為要保存他們的信仰。他們呼籲大家要拒絕「希臘化」,也就是要把自己從「希臘化」中「分別」出來。這個提倡「分別」的行動,最後導致了有名的「馬加比革命」,並且在主前164年獲得初步的勝利(參考110日發表之耶路撒冷修殿節)。這個勝利讓猶太人得以把聖殿中異教的祭壇拆毀,並且恢復聖殿裡適當的獻祭。從此以後,有一部份的「哈西典人」,認為他們已經得到企盼已久的宗教自由,就不再熱心於武力抗爭的行動,因此就把自己從政治的權力核心「分別」出來,專心以敬虔的生活、禱告和禁食,來等待上帝的悅納和拯救。這些從政治舞臺「分別」出來的人,就是法利賽人。
法利賽人強烈地盼望彌賽亞趕快來臨外,當然也希望在彌賽亞來臨的大審判中,能夠被稱為義,以便進入彌賽亞的國度。因此,他們盡力遵守所有的律法,法利賽人的宗教虔誠,以「什一奉獻」和「潔淨禮」最具代表性。在馬太23:23 和路加11:42,都提到法利賽人連「香料」也做什一奉獻。根據申命記14:22-29 的規定,只有土產和牲畜才需要做十分之一的奉獻,香料可能因為數量太少,所以沒有列入十分之一奉獻的名單。但是法利賽派的文士則認為,既然土產需要什一奉獻,那麼任何從土裡長出來的東西,也都必須奉獻十分之一,因此就把香料也列入奉獻的名單。法利賽人也在日常生活中遵守「潔淨禮」,例如他們在飯前洗手,也清洗杯盤 (馬可7:3-4)。他們洗手和洗杯盤,為的都不是「衛生」的理由,而是為了禮儀上的「潔淨」。根據律法的規定,這種潔淨禮只有祭司在聖殿供職時,才需要遵守,但是法利賽人卻把這種潔淨禮,應用在他們的日常生活裡。除了上述的律法,額外的律法要求他們也遵守,「祖先的傳統」(馬可7:3;加拉太 1:14),也就是「不成文的律法」。
    法利賽人強調律法的重要性,除了上述的「彌賽亞盼望」外,也和他們的「民族主義」有關。幾乎當代的統治者都大力推行「希臘化」,然而,就在這樣的危機和壓力下,割禮、安息日和飲食律法這三種律法反而成為虔誠的猶太人的「民族記號」。虔誠的猶太人,尤其是法利賽人,他們卻寧願為了遵守律法,而冒著犧牲生命的危險,因此他們博得很多百姓的稱讚和愛戴。法利賽人到了希律王的時代,經已發展到六千多人的數目,他們所帶出來的影響力卻遠超過這些數目所能比擬的,他們控制了民眾的思想,這種影響力使羅馬政府也不敢忽視他們。
        法利賽人與文士多有密切的來往這是不能避免的,因為文士都是研究律法書的專家,又是非常熟練日積月累的口傳律法的人。事實上,大多數在聖職上做文士的人,同時在信仰生活上也是做法利賽人的。對文士和法利賽人兩者來說,與外族分離和嚴守律法書並口傳律法,就是他們最高的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