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羞花-向世界關閉,單單向神開放的童女花

  新獨立的馬其頓共和國是從南斯拉夫分裂出來的一個國家,氣候溫熱,貧窮但很樸實,馬其頓人尤其淳厚,待人慷慨大度。馬其頓的新年在五月,正是巴爾幹半島的春天,也是含羞花盛開的季節。馬其頓的含羞花覆蓋全國,特別是中部山脈一帶,更可說 是含羞花的世界。含羞花高約略及小腿,開著一種純黃密集的淡紫色小花, 再加上花開連綿不絕,整個山巒、田野都是, 是馬其頓最美的時刻。  

  馬其頓五月十二日,是馬其頓的含羞花節,也就是馬其頓人俗稱的新年, 因為馬其頓人相信,一元復始於含羞花盛開之時。在這一天,整個馬其頓都是人潮與含羞花海,在城市,每個電線 杆上都飄著五顏六色的旗幟與含羞草花。而不論那個城市的人,都穿起傳統、多彩的民族服裝,到野外採摘野生的含羞花,並以含羞 花打扮自己與城市。有些地方,還由樂隊前導,引領這些採摘含羞 花的人。走在樂隊前面的通常是六歲以下的兒童,他們的天真可愛, 與含羞花有相映之美。
        馬其頓就是聖經中保羅第二次傳福音的旅程中,在夢中聽間馬其頓人的呼聲,就將福音傳進歐洲的地方
徒 16:9/15 在夜間有異象現與保羅.有一個馬其頓人、站求他說、請你過到馬其頓來幫助我們。保羅既看見這異象、我們隨即想要往馬其頓去、以為 神召我們傳福音給那裏的人聽。從那裏來到腓立比、就是馬其頓這一方的頭一個城.也是羅馬的駐防城.我們在這城裏住了幾天。當安息日、我們出城門、到了河邊、知道那裏有一個禱告的地方、我們就坐下對那聚會的婦女講道。有一個賣紫色布疋的婦人、名叫呂底亞、是推雅推喇城的人、素來敬拜 神.他聽見了、主就開導他的心、叫他留心聽保羅所講的話。他和他一家既領了洗、便求我們說、你們若以為我是真信主的、〔或作你們若以為我是忠心事主的〕請到我家裏來住.於是強留我們。
  試想在春天的五月,使徒保羅和同工們搭船過海,因為在第一世紀時地中海的船隻,必須到了春天帆船才能靠著季風向西而行,到達歐洲。應該就在五月前後,進入馬其頓的的第一防城--腓立比,在城裡找了幾天找不著可以傳福音的對象;最後卻在安息日時,在腓立比的城外,一個滿佈含羞花山野的河邊找到一群不願向世界妥協,在這遺世獨立的荒野中單純忠心向神禱告的姐妹們,其中還有一位是做紫色布疋生意的姐妹呂底亞,我想紫色應該是一大片含羞花的顏色吧!就這樣歐洲第一處聚會的地方就再她的家出現了,真是臆想不到啊,她們真是在教會歷史上第一群屬靈的含羞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