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別塔的延續巴比倫文明

寧錄在上帝面前是一個強壯英勇的獵戶,因為在洪水之後,上帝允許人類可以吃動物的肉,所以寧錄既是英雄之首領,當然在打獵的技術方面他也是一位高手。何況在人類尚少的時候,當英雄者也要保護居民生命的安全,不受野獸的侵害,其打獵的技術不高明也不行,一定要有絕招。因此,在古代示拿和亞述的圓筒印章 ( 滾印 ) 和浮雕圖案中,常常可以看到君王用長矛刺殺獅子的殘暴動作,表示他是大家公認的一位勇敢、勝利的偉大領袖。由於寧錄的英勇表現,後來「巴比倫之地」又稱為「寧錄之地」,而寧錄之名又被其子孫抬舉恭奉為巴比倫至高的神明「馬杜克」( 太陽神──Marduk) 加以崇拜。由此觀之,寧錄雖然未完成他建造巴別塔的願望,但他被其後世子孫尊為「至高的神明」,也可算為達到他建造高塔的目的與願望了 !

位於巴比倫城外的巴別塔在寧錄時代沒有建造完成就停工了。以後新巴比倫的國王尼布甲尼撒 (Nebuchadnezzar,主前 604~562 ),曾動工繼續建造,但是仍無完成就因戰爭被 人再破壞了。當馬其頓的國王亞歷山大大帝 (Alexander the Great,主前 356~323 ) 於主前 325 年征服波斯後,想在巴比倫原址重建更高大的城塔, 又因突患熱病而死,沒有動工,其計劃就胎死腹中。如今巴別塔只剩下一個巨大方形的遺墓,供人憑弔,並做為人類語言開始混亂的歷史證據。

巴比倫的背景

  「巴比倫」這地方在聖經先後提及超過三百次。在這段經文裏,「巴別」的意思是「混亂」,這名字在主前約3000年被定為巴比倫的國名,主前1728-1686年期間,有一位著名的帝王名叫漢摩拉比Hammurabi,是他正式開始將這國命名的。在傳說寧錄妻子Semiramis就在此地創立了一個神祕的宗教。她從一次奇怪的事件中懷孕生子名為Tammuz(搭莫斯),她以這兒子作為的應許之子。聖經對這拜「搭莫斯」的宗教多次提出咒詛(耶7:184417-1925;結814)。當波斯國在主前539年統治後,決定禁止敬拜這從巴別地出來的宗教,後來這宗教又轉移到別迦摩的地方(啟2:12-17)。

  這宗教的標誌,是一條魚放在皇冠上來敬拜魚,上面寫著「橋樑的守衛者」,這橋的意思是指人與撤但的關係。啟示錄記載的末世期間。人類被撒但控制而成為單一民族,就是利用獸的印記–666,將人類歸一而易於統治,使人集中在獸的敬拜上,這獸就是撒但。在啟示錄十八章巴比倫城會遭遇徹底性的消滅,喻表了獸的日子也接近盡頭,然後神的審判臨在地上,這段簡要的歷史,顯示出當時示拿地或巴別塔的建造工程,是一場十分嚴重的屬靈爭戰。

  今天人類被不同的言語分開了近五千年歷史,人類除了在文字語言上有極大的演進外。最利害的,莫過於現今的電腦科技,將人的思想集中,在簡單的電腦語文下歸一溝通:人可以藉著電腦網路,將世界各種不同言語、思想、文化科技等溶合一起,共同貫通。這便是當時語言合一的利害。

從啟示錄的教導中,神要將人類終止,也是因著人類被撤但歸化為一,人不能敬拜神,于是將來神也要干預人類的未來歷史,但這次算是撒但最後用來瞞騙人的詭計了。

12:3 智慧人必發光、如同天上的光‧那使多人歸義的、必發光如星、直到永永遠遠。

12:4 但以理阿、你要隱藏這話、封閉這書‧直到末時、必有多人來往奔跑、〔或作切心研究〕知識就必增長。

  我們感謝神藉著列國先知的宣告,給我們一個明白聖經的智慧和啟示的靈。今日人類並不是進步,而是重回撒但的詭計;昔日的巴別塔事件,因著神的干預而令撒但停頓了近五千年,現時,牠再度重施故技,將這古舊的巴別塔目的,藉著科技文明來誤導人類,這都是聖經所預言的,也是神許可這些事的發生,為的是讓人明白人遠離神之後的光景,是何等的可憐和軟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