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動

原來迦南地種植的稻作品種台南11號,在台灣的普及率已達55%,在台南縣本地更高達70%以上,原來育種時一些抗蟲、抗病的特色,已逐漸被一些靠RNA就可以遺傳給下一代的細菌和蟲子習慣了,在過去的一年內繁衍了幾個世代,發展出更強大的能耐,所以目前除了增加農藥噴灑量外,農人已經束手無策了。為了下一期的稻作,我請教了嘉義農改場的專家,他們建議用一種老品種,是一種由台灣的原生種培育出來,可以和一些病蟲和細菌共生的量產稻種,只是因為生產量低,成熟期也比較長,所以被淘汰了。聽了專家們的建議後,我去了幾個農會,卻都找不到苗種,只好親自到農業試驗改良場,找到當初培育這稻種的老教授。待我說明來意後,老教授親自帶我去他的試驗農場,把他多年實驗種植,一直保留並繼續繁衍著的原生稻種拿出來展示。老教授教我們如何觀察、辨別,還用那頂著老花眼鏡,硬是撐大的鼻孔細細品聞,如數家珍地說明這稻種的特色,還特特說明稻種上沾著的泥土,是因為他親手收割、打穀時遇上大雨,在運送過程中沾上的,當然他也唏噓了一段這稻種被人遺忘的感傷。因著我們來訪的真誠與用心,他臉上有著一種安慰的喜樂,老教授欣然送了我們幾十公斤稻種,還特地回他的實驗室拿出泛黃的種植說明書送給我們。我正要離開他老舊的辦公室時,他還帶著期待的笑意告訴我,等我們種植成功後,他一定會過來看看。我把老教授送我們的稻種和期待扛上了車,趕回迦南地,一路上我感謝神讓我有機會遇上這樣一份真誠的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