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中愛情側寫—大衛與米甲

 

一見鐘情

撒上 18:20 掃羅的次女米甲愛大‧有人告訴掃羅,掃羅就喜悅

撒上 18:26 掃羅的臣僕將這話告訴大、大就歡喜作王的女婿。

    以色列軍隊凱旋歸來,大衛雖然只是個少年,可是跟他走在一起,週圍那些成年人就顯得黯然失色了。以色列的婦女們都敲鑼打鼓、歌唱跳舞地來迎接他們。有一個年輕美貌的的女孩,當朝公主、掃羅的小女兒米甲想必也在這支婦女的隊伍中。

    眾婦女舞蹈唱和,說:「掃羅殺死千千,大衛殺死萬萬。」聽到這樣的歌聲,掃羅的嫉妒心就完全發作起來:“將萬萬歸大衛,千千歸我,只剩下王位沒有給他了。”有一天,有人報告掃羅,說他的次女米甲對大衛十分愛慕。他心生一計,不如用米甲當誘餌,誘使大衛去打非利士人,借用非利士人的手殺死大衛。主意既定,他吩咐手下去探大衛的心思。

大衛說:“做當今君王的女婿可不是小事,我出身寒微,怎麼出得起聘禮呢?”

掃羅讓手下這樣回答大衛:“掃羅不要什麼聘禮,祇要一百非利士人的陽皮。”

大衛同意了,他帶人去殺了二百個非利士人,割下陽皮交給掃羅。

大衛這麼快就把雙倍的聘禮送上,掃羅祇得踐守諾言,把次女米甲嫁給大衛。

    充滿夢幻的小公主嫁給了年輕有為的大將軍。這是最常令人羨慕的愛情與婚姻。

    在米甲的陪嫁物中有一尊偶像,不是小小一座,體積有真人一般大。那時以色列人的信仰狀況已經相當敗壞,就連君王掃羅家裏都有異族人的偶像,對這陪嫁物,即使大衛這樣的屬靈偉人也沒有引起足夠警醒。而這,也許就是日後帶給他們婚姻生活極大不幸的惡因

 

患難鴛鴦

    大衛和米甲婚後過了一段短暫的幸福生活。米甲很愛大衛,無奈父親作梗,她在無形中成了政治鬥爭的犧牲品。夾在兩位相互敵對的親人中間,米甲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滋味。看到大衛的威望日益提高,不僅以色列民眾愛戴他,就連她的哥哥約拿單也成了大衛最好的朋友,米甲喜憂參半。喜的是,自己嫁對了夫婿;憂的是,大衛的威望越高,父親掃羅肯定不會罷休。

    米甲的憂慮並非多餘,果然,過了一段時間,她所擔心的事情發生了。有一天,米甲正在家裏,大衛慌慌張張地衝了進來,她問怎麼回事,他上氣不接下氣地告訴她,掃羅的病又犯了,剛才他又在給掃羅彈琴驅魔,突然,掃羅抄起槍就刺了過來,他嚇得趕緊逃了出來……

米甲知道大衛所言非虛,因為她聽見外面輕微的腳步聲,那是掃羅派來的監視者。

她壓低嗓門,對大衛說:“外面有人監視你,你現在就趕緊逃命,要不……”

說著,她找來一根繩子,把大衛攔腰繫住,從窗子縋了下去。大衛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中,米甲轉過身來,把那尊陪嫁過來的偶像放在床上,又在上面蓋了一床被子。

    天亮之後,掃羅派人來抓大衛,米甲堵在門口:“他病了,連床都下不來。”來人回去向掃羅秉報,掃羅咬牙切齒:“連人帶床一起抬來,我要殺了他!”兵丁闖進屋裏,他掀開被子一看,不由大吃一驚,床上躺著的不是大衛,而是尊大偶像!掃羅責問米甲:“你為什麼要騙我?放走我的仇敵呢?”米甲編了個謊:“我是被逼無奈呀,他說要是我不放他走,他就把我殺了!”掃羅無法繼續追究下去。

    米甲救了大衛的命,她在等候,他們都在期許。

 

 

情路乖舛

撒上 25:44 掃羅已將他的女兒米甲、就是大的妻、給了迦琳人、拉億的兒子帕提為妻

    掃羅因著忌妒,殺害大衛不成,竟然犧牲自己女兒的幸福,想出用破壞大衛的婚姻來報復。掃羅不認識神的旨意,把政治玩得太髒;米甲這位小公主,身處政治的角力鬥爭,她也許這時才明白一件事,原來愛情不是她想像的那麼夢幻;起初她愛大衛的才智武功,又寄望他給她平凡的愛情與婚姻。可惜這位大將軍身負重任,遠遠超過她的想像與期待。米甲沒得選擇,痛苦中她選擇了平凡的愛情,有了一個平凡的家,雖無兒女,但是夫妻恩愛。作為一個小公主,又是一個對神缺乏正確認識小女子,米甲無法堅持婚約的價值,只好遵從父命。多麼深的愛情,都經不起空間的隔絕,經不起時間的考驗。帕提對米甲非常好,時間一長,米甲對大衛的記憶也就漸漸淡了。

 

浴火鳶鴦

撒下 3:13/16 大衛說:「好!我與你立約。但有一件,你來見我面的時候,若不將掃羅的女兒米甲帶來,必不得見我的面。」大衛就打發人去見掃羅的兒子伊施波設,說:「你要將我的妻米甲歸還我;她是我從前用一百非利士人的陽皮所聘定的。」伊施波設就打發人去,將米甲從拉億的兒子、她丈夫帕鐵那裏接回來。米甲的丈夫跟她,一面走一面哭,直跟到巴戶琳。押尼珥說:「你回去吧!」帕鐵就回去了

    這段時間,發生了很多事情,先是父親掃羅和她的三個哥哥戰死沙場,後是猶大人在希伯崙立三十歲的大衛為王,再後來,她的弟弟伊施波設也稱王,並率領北部的以色列支派跟大衛開戰。戰爭持續了許久,全以色列的人心都偏向大衛……

聽到這些訊息,米甲開始提心吊膽,萬一大衛回來,自己和帕將會面對什麼樣的命運?

       突然有一天,元帥押尼珥帶了一隊人馬,他說當今的王上伊施波設派他們來,以色列和猶大之間的戰爭要結束了,他們是來接她的,祇有把她還給大衛,才能實作大家都盼望已久的和平與統一。

米甲有些不相信這是真的,她還想收拾一下,但是他們幾乎像綁架一樣把她從家裏強行拖走了,她的丈夫帕想留下她,卻被他們野蠻地推倒在地。他們架著她在前面走,帕在後面哭著追……

押尼珥見帕提追,就扭過頭去喝斥他:“追著幹什麼?還不給我滾!”

不敢再往前追,祇是抹著眼淚,那是米甲最後一次見到帕提。

米甲重新跟大衛生活在了一起。

大衛此時妃嬪一堆,但是她還是選擇了米甲成為皇后,大衛還原了起初對米甲的承諾。算是浴火鳶鴦吧!

經過這許多波折,大衛與米甲好不容易重聚一起,豈不像小說家筆下的連理枝,比翼鳥,雙雙恩愛,白頭偕老嗎?

 

今非昔比

    可惜時空已經轉變,大將軍現在已經成為以色列的新君,國事如麻,百廢待舉;以色列南北統一的大業剛剛完成,尚未鞏固,大衛需要一位國母來輔佐。在這麼多年婚姻分合的苦難中,米甲若選擇成長,若能仔細尋求明白神的旨意,就會知道大衛不只是他的夫君,也是以色列的君王,更是合神心意要完成建殿計畫的執行人,她必定可以和大衛一同在歷史中同享光榮。可是米甲沒有預備好,不能承擔大衛如此的期許;也許如此尊大的位子,在她父家早已看過,她不在乎,她未能了解大衛的心意,更不知道神的旨意。她無法在神的旨意中給自己重新定位,無法知道今日大衛的使命與偉大;可是她拒絕改變,她沒有成長,就連約櫃對以色列國無與倫比的重要性,她卻顯得無知。

    有一年,大衛把神的約櫃從非利士人手裏奪了過來,並迎進了大衛城,這本來是舉國歡慶的重大事件,所有的以色列人都載歌載舞、奔走相告,大衛更是欣喜若狂。抬約櫃的人每走六步,他都停下來獻牛羊為祭。只見大衛穿著細麻布做的以弗得,使勁地跳,跳熱了,就把衣服脫下來接著跳。米甲從窗戶裏看見了抬約櫃的隊伍,看見了大衛,見大衛那樣忘我,她不以為然地把嘴一撇,她真無法理解,當年少年瀟洒的大衛王怎麼會變得這麼低賤!讓老百姓看見,真不知道會作何感想!

 

情斷義絕

撒下 6:20 回家要給眷屬祝福。掃羅的女兒米甲、出來迎接他、說、以色列王今日在臣僕的婢女眼前露體、如同一個輕賤人無恥露體一樣、有好大的榮耀阿

    如今的大衛跟以往的大衛已經判若兩人,當年他們夫妻二人恩愛、甜甜蜜蜜。現在大衛後妃甚多,亞希暖、亞比該、亞比他、哈及、瑪迦、以格拉、拔示巴……。其實,米甲的父親掃羅也有許多妃子,大衛的多妻並不是米甲的煩惱,其實最讓米甲苦惱的是,大衛的其他妻子都能生養,她卻不能生下一男半女,這事讓米甲心裡充滿了苦毒和嫉妒。

    大家把約櫃放在提前搭好的帳幕裏,大衛向神獻上燔祭和平安祭,向全體以色列人祝福,並且給全體以色列人分發葡萄餅和肉。就在迎回約櫃後大衛回到家裏,要給眾妻妾和孩子們祝福的時候,因為米甲沒有孩子,她終於控制不住,發做了出來。

    米甲妒火中燒,她嘴裏挖苦道:“以色列的王今日在下人面前暴露身體,就像一個下等人一樣,你好大的面子啊!”

    大衛跟她的看法完全不同,在他的思想中讚美神高於一切,別人想怎麼看他那是別人的事:“神廢了你父親和妳們的家族,要立我作以色列人的王,我當然要欣喜若狂地跳舞,在神的面前,我當然卑微,而且我還會更加卑微地跳舞,把自己看得更加輕賤。祇是,你所說的那些婢女,反而會更加尊敬我!”米甲氣得不知如何作答。

   

悲劇收場

撒下 6:23 掃羅的女兒米甲、直到死日、沒有生養兒女

    米甲從一個單純的小公主變得這樣苦毒、勢利,目無君王,她受到了懲罰,大衛對她更加冷落,他以後沒有再親近她,所以她至死都未能生兒育女。當年那一見鐘情的美好愛情,就這樣畫上了句號。沒有神的婚姻也許可以苟延殘喘,但不認識神旨意的愛情,卻一分鐘也無法維持,早在三千年前,米甲就用自己悲劇的一生敘述了這個問題。

    聖經記載大衛後來的故事,米甲再以沒出現過了;換句話說,大衛米甲偉大的愛情結束了。起初令人羨慕,後來可歌可泣的愛情,竟在米甲的無知氣話中收場,豈不令人扼腕,豈不令人歎息?

Advertisements